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江的博客

一个文学工作者的移动硬盘

 
 
 

日志

 
 

《启蒙年代的秋千》书评二:一个人的“当代中国文化史”(作者:君儿)  

2007-09-10 22:43: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的“当代中国文化史”

                                      ——读徐江《启蒙年代的秋千》                         

                                    

 

                                       君儿

 

 

 

当一本《启蒙年代的秋千》(出版前打印稿)摆在我面前时,徐江的“当代文化史记”其实才刚刚开盘,后面还有二期、三期,甚至更多。这本横贯整个上世纪八十年代,内容涉及“风景与风俗”、“文学和作家”、“影像和偶像”、“思考者与学人”、“读物与读本”的一个人的史记,因其强烈的“自由的个体”发言人色彩,被我命名为徐江一个人的当代中国文化史。而其犀利的文风、思辨的言说气度、穿透现象直切本质的史笔风范,又使其独立于任何有关八十年代的零星、断片记述,成为一代人可堪可味、成为今天我们可以反复品味的文化与文学盛宴。

徐江是一个写“精”了的人,毕业于北师大,写诗,写论,写随笔,写各类报刊专栏直至今天的徐江,多年的“自由”撰稿人身份,加上一双诗人的睿智之目,使他笔下的文字深湛、锋利、毫不粘滞也从不妥协,这一点有时不由人不想到鲁迅。然而徐江又是如此从容,他笔下的老北京、旧车站、广场和米粉店,他娓娓道来的那些偶像、学人与作家,无不让人在蓦然回首中,闪回到八十年代那个激情荡满又困惑蒙昧的一刻与又一刻。

一本英国大作家格雷厄姆 格林写的《布赖顿硬糖》竟让他链接到“寓言了内地文化下一个‘冷酷时代’的来临,所有关于欲望、生存、市场、情感、人文、甚至文学与艺术家的境遇,此后都将进入到一个镀金的‘冷处理时段’。我们会看到所有陌生和熟悉的面孔在金箔漂显的欲海中沉浮,并被岁月裹离启蒙年代的狂欢剧场,丢弃进人性五味俱陈的孤旷------”徐江如此透彻地用跨文体之笔、用全景式的观照与审视道出一个时代的狂欢与病症,在现代人文思考背景下,它的意义正与中国史学与文学中那个绵绵二千载巍然矗立的经典范本——太史公曰遥相呼应又宽阔得多。

他由当年被视作异端的喇叭裤想到“我们现在宽容,并不等于过去宽容。宽容的阶梯,是由恐惧、声讨、歧视甚至包括了意外和血泪,在岁月中凝固而成的。”;他由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前沿——广州火车站的蚊子与警棍,想到了时代前进步伐后面那“社会的本相”;他由侯宝林与马三立两种相声风格的不同想到的是“这种不自觉的进步,背后隐藏的,是听众作为主任意识的苏醒。”;他由中关村由寂寞而兴盛的发展看到的是“它所隐匿的那部分里既有曾经的稚拙与蒙昧,也有世道人心的一次次细小沉浮”;他由歌手张楚前后身分的转换以及言谈中不愿与诗人为伍的口气,更是看到了那开满鲜花的“记忆花园”所潜藏的“日后霉变”的“蛛丝马迹”。

其实,这本《启蒙年代的秋千》,它不同一般的价值也正在此,无论多少烟尘与灰烬、无论多少喧嚣与繁华都遮没不了的是一个严肃作家面对文明发展一脉那双拨云见日般的“审视之眼”,这双目光看到了“文学家只有摆脱了滥情,超越了感伤,才可能真正做到并吞八荒”;看到了随着社会进步也在变本升级着的“以言治罪”群体无意识;看到了一种文学上的“坚韧”可以为作家侥幸存得的一份“幸运”,看到了唯有“大天才”才与生俱有的那份“源自虚无的力量”。一个曾经最优秀的台湾歌手之一沦为看风水的,一个内地家喻户晓的电影女明星通过一本遭来诟病的书为“大家在生活禁闭的人性大门上,撬开了一条缝”。谁说徐江一个也不放过,徐江自有其徐氏的温情与关怀。

我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将在这本书中找回他们的八十年代,不算书中论及的娱乐、体育、民俗、电影、中外作家、出版、刊物、文学、文化、翻译、各种思潮和各种“热”,光直举其名(八十年代中外各界“名人”)成条目的就有63个之多,这本近20万字文化史记付出的心血可想而知。如今那个“集体狂欢”式的八十年代已成往事,但那“无数个呼吸着的微弱的‘我’、无数个搭载了心跳或死寂的‘瞬间’”仍将绵延而生长,直至跃出年代与年轮的时间列表,成为徐江所言的那一只只“复眼”——

“嘈杂的启蒙年代,这个民族已没有目光如炬的、百科全书式的文化大师,来为大家指点江山、答疑解惑,但它却生长着一对巨大的、由无数瞳孔组合而成的复眼。每个认真在精神中求索的人,都为这对庞大无比的复眼,提供着自己的视角。”

诗人徐江提供的是这本一个人的中国当代文化史,你也可以根据个人意愿说它是电影史、流行乐史、摇滚乐史、好书出版史、文学翻译史、诗歌史、先锋小说史、新潮思想史或其他新的发现史,把它称为一个人的心灵史也未为其过,说到底,哪个从那个华光灿烂又物质匮乏年代走过的人,没有或多或少在心中构思过那么一本灯火阑珊的八十年代心灵史。徐江的这本,他已交给了“诸君”与“韶华”,我想他这块即将付梓的砖头要“引”的无非是一种对文明与文化和涓涓眷顾,说到底,唯有这份敢于反身自醒的冷静与智慧,能引导一个人、一个民族从弱小走向强大,从单调走向宏深。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