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江的博客

一个文学工作者的移动硬盘

 
 
 

日志

 
 

和汉学家一起瞎忙  

2008-03-26 16:05: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汉学家一起瞎忙

 

                                                                                                          徐 江

 

 

不知道媒体近来为什么老跟德国的汉学家顾彬老头过不去。

 

记忆中,顾老汉多年前就是诗人顾城在德语中的译介与推广者,当年对漂泊海外的顾城夫妇多有照顾,老师傅甚至因为喜欢顾城作品,连中文姓氏也索性取了“顾”字。这样一个翻译家、学者、性情中人,要说他对中国的作家怀有恶意,显然是说不通的。

 

我也注意到迄今为止,媒体对顾彬的言论多是语录式的节选,较少对上下文或采访发问一方的交待。就新闻稿件的制作而言,这样的报道方式是很容易引发是非和争议的。而且顾彬提的中国作家的那几条“毛病”(至少是“不足”吧),也未尝不是普遍存在——不爱学外语、爱扎堆喝大酒、严肃作家成了名后忙不迭跑去挣写剧本的钱、爱说同行坏话……有的评语还甚具内行写家的锐利——“金庸是落后作家,以传统的全知视角来写小说”。

 

作为一个外语不好的写作者,我当然不会完全同意顾彬说的,不学外语就写不出一流的作品,屈原和杜甫除了家乡话,大概都不会当时的外语,莎士比亚估计也未必会。至于歌德和席勒之会外语,那也很可能是由于他们之前德国文化在欧洲的弱势地位。再说同是学外语,不同字母文字之间的思维转换,要易于由方块字思维向拼音思维的转换。不过老顾强调作家学外语也有他的道理,“一个作家应该从另外一种语言体系来看中文。”从写作者的角度,我认为他的这个提醒是善意的。一个作者,老像都德《最后一课》里的韩麦尔先生那样去喊“汉语是最美的语言”是很没意义的一件事,因为韩国作家也会喊“韩语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巴西作家也会喊“葡萄牙语最美丽”,与其大家这样口头热爱母语,倒不如腾出喝小酒的时间,学学外语,换一种眼光,从过去忽略的某个角度,去体验母语之美。

 

身为诗人,我当然也不认为顾彬说的中国作家或诗人的毛病自己身上就存在。个体永远无法另外的个体,更不要说代言整体。整天围着老顾这帮汉学家转的那几个同行,代表不了我,也代表不了中国文学的前沿水平。正如顾彬的发言未必代表得了马悦然、葛浩文、西敏或柯雷、宇文所安。顾老汉这时有一点以偏概全了,还有一点性情中人的蛮横。一个人在一个行业里待久了,难免会生出一点傲慢之心。更何况这脾气,多少也是那帮他熟识的、没志气的中国文人给惯出来的。

 

在比我们更商业、也更程式化的欧美社会,汉学家其实是非常可敬的一帮边缘人。他们研究的不是金融、也不是时装,而是汉语、和用汉语写成的文学作品!在那些纯正的资本主义国家,除了跟中国人做生意,或是雇中国演员去拍动作片,普通人有谁会特别关心方块字?这是太大的一个疑问。这帮人选择了一个发不了财的行业,并把他们的生命和激情,几十年如一日地用在了研究、推介这个地方的“文学”上——从物质收益和在时尚社会的知名度上,他们恐怕还不如那个靠学说相声起家的加拿大商人“大山”。所以说在他们的这种职业选择里,是有一点让人肃然起敬的东西的。至于他们在具体作品理解或评价上的误差,又何必愤怒呢。谁都不是真理的指定发言人。何况这世界,本就到处充满了误读的喜剧。

 

以前读大学,我的一位老友有句话令我印象深刻:“一个人不远万里跑到异国它乡,学中国的语言、研究中国的文化,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他都该被视为我们的朋友。”只可惜有些媒体或敏感的作者,今天依然看不到这一点。只会断章取义地跟着人家的只言片语瞎忙。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