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江的博客

一个文学工作者的移动硬盘

 
 
 

日志

 
 

身边的鼓声   

2008-05-24 12:25: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身边的鼓声


                                                                                                                       徐 江


大地震一来,所有话题都脱不了赈灾和救援,即便是以文字为生的人也无例外。而这种时候,一上来肯定是无心著述的。就像我在我的巨型短诗集《花火集》记下的:“大灾震飞了诗”。

但总要做些什么吧。捐钱,在电视和电脑前往返看新闻,面对面或通过电话谈论,和大家一起祈福与叹息……这时候,除了自觉个人的无力外,还是一种对有限性的遗憾——救助和重建需要钱,可你不是邵逸夫和李嘉诚,也不是成龙和范曾。曾对一个朋友讲,可能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我才会幻想自己衷爱的“写作”这个职业里,还能有事务性的功能,就像那些能冲进废墟下挖人的消防员,和在余震中救助伤员的医务人员一样。

文字的价值和它的物质能量在这世上是不对等的,有的时候还可能成反比,这不能不说是此时的一个遗憾——大灾面前,文人济世无力的遗憾。但是先不要灰心,我们还能在精神上做一点事情。毕竟面对巨灾,精神的力量是支撑人们坚强起来、走过危局的重要因素。它可以加大终归有限的物质力量,对受灾者的抚慰与支撑。所以写作的人,无论如何悲痛,还是要回到他的旧岗位,去应对地震给人们带来的、新的精神危局。

文人中似乎有一种未战先降的说法:“大灾面前,写诗是可耻的”。不敢苟同。因为在任何的时代,凡遇有危及人类生存的事件发生、凡遭遇撞击心灵的时刻,必须要有一两只笔去加入洪流,去支撑住精神和心理,同时记录下人的不可战胜,以及对自身文明的反省。这是每个有责任感的作者,跟自己职业间所签下的无字之约,而今正值践约之时。我当然不会以我写出了“听救援队进到震中/我快哭了出来”、“我不听电视里的哭声/哭声一直在我身体里”这样的诗句为可耻。相反我提醒所有作者,一个作家最有效的写作,必须同时融入他自己和时代前沿生活的体温。

汶川大地震是我们身边的“9&8226;11”,甚至受伤之惨烈、对国民触动之深远,都要超过后者。这一点,不会因小小的汶川处于四川盆地,著名的纽约高踞世界之都,而有丝毫的改变。灵魂被震撼,感觉也就随之变得敏锐,这一刻,再迟钝的国民都会是一个小小的诗人和思考者。所以我不会认为像大家关注名流捐款这类事,仅仅属于单纯的“强人所难”或“哄抬思维”这种老套精神定式。爱心当然是不能以数字来估衡的。可事实上,当我看到一个韩国艺人对灾区的捐助超过了内地许多大片导演、明星夫妇、“德艺双馨”“最受观众欢迎”的影帝影后们那个不无默契与暧昧的“10万”,我感到了作为国民的羞愧。而当我注意到一个靠笔为生的画家捐款数额超过了许多传媒集团,和以投资质次价高的“大片”闻名的影视公司时,我对艺术家这个行业的认识,又产生了新的理解。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我甚至在画家在央视引述这段话时,为诗歌虚荣了一小下。不过,转瞬即逝。因为恰在同时,我仿佛听到了鼓声——那是电脑在召唤我工作的声音。我在网上给一个朋友这样回复:对于不在灾区的人,除了奉献爱心,他的任务还包括坚守好工作的常态,即便是大灾,也休想吓倒和干扰我们。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