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江的博客

一个文学工作者的移动硬盘

 
 
 

日志

 
 

转南方都市报书评——《总是有一些日子比别的更好》  

2008-05-27 22:30: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总是有一些日子比别的更好


南方报业新闻时间: 2008年05月25日 来源: 南方都市报


沈胜衣□自由撰稿人,广东


  关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书,我买过不少。它们大都是“集团军”:查建英主编的《八十年代:访谈录》,新京报编的《追寻80年代》,是多人口述回忆;甘阳主编的《八十年代文化意识》,是多人文论合集;旷晨等编著的《我们的八十年代》,王晓梅编著的《怀旧八十年代》,是各种资料性文字的大杂烩;上海文艺出版社编的《八十年代诗选》,吴亮主编的摄影配文集《日常中国——80年代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寒士主编的《八十年代:改变中国的33本书》,则在某一范畴内选编多家作品……具有“独立色彩”的,此前唯有张立宪精彩的《记忆碎片》,是作者对八十年代大学生活的感怀记录。

  最近读到徐江《启蒙年代的秋千》,可说是综合了上述诸种的特色:它较全面地叙述了1980年至1990年的中国内地文化景观,而又是以个人体验来写的。全书采用“当代人很少敢用的……以评论和个体经验作为主线来代史的写法”,笔下有私人记忆,有切面扫描,有人物记写,有事件追述,还有立足于现在的回顾:站在时代的高度和个人的角度,更宏观也更清晰地去评价八十年代文化现象背后的本质。当然,作者自诩的“当代文化史记”一说有些夸张了,我更愿意称之为一部“个人化全景扫描”,由此衡定其独特价值。

  这价值可具体分为五端:

  其一,是资料的搜集整理。比如两章“影像和偶像”,对八十年代的电影和导演作了概括梳理。最后一章“读本与读物”,某种程度上相当于一份八十年代文化类书目。

  其二,是亲历的现场细节。作者生于六十年代后期,八十年代念大学、泡文艺圈,对当时的人与事有近距离观察。如他忆述与张楚的交往细节,亲身见闻带来的感叹也就更深挚:这个青年,如何在九十年代丢失了青春气质,成了他自己曾在八十年代嘲笑的那些人……

  其三,是评介分析的功力。如“思考者与学人”一章,对当时多个领域的著名学者作了精妙的评说和精当的介绍。又如对“文学与作家”、“影像与偶像”,或在各种思潮背景下去评点具体人物与作品,或由具体人物与作品总结归纳出时代的审美潮流、文化特征。虽然有些评价我不一定认同,但得佩服他眼光的独到和视野的宏阔。

  其四,是冷静叙述而不失感性情怀。作者既是诗人,也是文化批评家,能将两种文笔较好地结合起来。如对于侯德健,既一针见血地分析其最终沉沦的主观因素、本身缺憾,又引用自己的诗作,为这样好的歌手最后沦为风水先生而唏嘘岁月弄人。还有书扉的作者题词,那穆旦风格的诗句,让人感慨沉吟:“献给一以贯之的创造者,献给一以贯之的看客,献给不知所终或后来沦为看客、狂人的创造者……献给催生和熄灭它的岁月,献给记忆”。

  其五,是写得好看。作者选择八十年代内地文化各方面“有代表性的切片”,以简洁文笔夹叙夹议,略有古人笔记体的味道,让人以轻松的阅读去获取丰富。

  做这样的题目、写这样的书,最忌代入过浓的个人感情,从而神化、理想化逝去的年代。《启蒙年代的秋千》之值得信赖,在于作者对此存有理性的审视,乃至警惕的挑剔。他写道:“真的曾有过一个文化生活极其辉煌的八十年代吗?我认为没有。我们只有过一个对文化理解的质朴与饥渴同样惊人的八十年代。有关它们的那些美好的回忆和咀嚼,不少是后来被中年人(也正是那一时代的青年)放大的。”我欣赏这份清醒透彻。

  在这样的冷静理性之下,作者所展示的八十年代文化风景,却依然有着种种客观实在的、无法忽略的“辉煌”。

  比如关于“读本与读物”,作者通过举证对比,写出当年的盛况:世界当代经典几乎同步引进,现代派先锋派作者印数动辄数万,西方文艺、学术蜂拥而来。而在翻译的质量上,也“有许多堪称‘后无来者的经典’”。

  作者说:“一个时代流行怎样的书,在某种意义上讲,显现那个时代人的气质与该时代文化胸襟的大小。”其实说起来,九十年代的出版更广泛、更宽容,书籍的层次和品种更丰富,不再集中于正正经经的文化类,这从“以人为本”的角度来说是可喜的;但,区别正在于背后的“气质”,九十年代可说有“出版胸襟”,却到底不同于八十年代的“文化胸襟”。

  再看看更受大众关注的“影像与偶像”,同样有许多令人回味的、那个年代所独具的气质与气息、精神与胸襟:

  中国足球队冲击世界杯失利,容志行却以其球技与球德、风度与人格魅力,连续三年当选“全国十佳运动员”。这种“神话”之所以能产生、又之所以不可复制,缘于其时“整个社会对‘精神’与‘庄重自强’的看重。这意义已不仅限于足球了,它也是一种时代气质。”

  那时对体育、演艺界明星的报道已出现“天皇巨星”的称号,但“当时的媒体人在使用该词时还是比较审慎的”,不会随便给谁都套上,也不会“利用该词进行过于夸张的商业炒作。这一方面反映了那个时期亚文化环境还没有像今天这样沦为彻底的工业化、超市化,也说明人们内心对荣誉的认识还依然停留在比较质朴的阶段。”

  《排球女将》大受欢迎,原因之一是人们在女主角身上看到“难得兼具的纯真、善良和健康的青春气息。这气息,大约恰恰也暗合了那个年代中国内地的百废待兴、生机勃勃。它永远地存入国人的记忆,却再不会重新回到人们的身边”。

  曾读到一位过来人这样评说西方的六十年代:“那确实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代……它并不是没有一点缺憾……但是那当中有一种时代的精神、一种理想主义、一种冒险。那是一个能在任何一个领域都有所发现的时代。我这样说并不是因为我怀念我的青春,而是因为,作为一个葡萄酒爱好者,我知道总是有一些葡萄收获期比另外一些要好。”

  这段话我觉得移用于我们的八十年代也很合适。曾有幸适逢其时品尝过那些葡萄的人,自当感激,不是为了虚妄的青春怀念,而是为了其中永久的养分;未曾经历过的人,也自可从当时酿制的葡萄酒中品出醇和独特的味道,从而得到不一样的滋润。

  《启蒙年代的秋千》,徐江著,宁夏人民出版社2008年1月版,25.00元。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