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江的博客

一个文学工作者的移动硬盘

 
 
 

日志

 
 

专栏特约文章——韩寒陈丹青的“勇敢”  

2008-06-20 16:18: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月23日前请勿转载——   

 

                                                             韩寒陈丹青的“勇敢”

 

                                                                                                         徐  江

 

韩寒和陈丹青,一少一老两个上海文人,新近跑到湖南卫视的《零点锋云》放了一炮,引发外界哗然。内容很简单,不过是他们对一些现当代作家的针砭——

“……以前梁实秋那批人他们文字非常活,所以看的比较多是他们的文字。包括老舍茅盾他们的文笔都很差。”“他们最差的就是文笔,我一点都不能读下去……文章就是要有文彩,课本里放哪些东西,该放梁实秋那些东西……”(韩寒)

“还有巴金,写得很差的。冰心完全没有办法看。老舍还好,但是不经读,读过就可以了。钱钟书当然学问好,见解也好,但是不是我喜欢的那类作家……我喜欢鲁迅周作人,然后其他每个人都有好的东西,像老舍《骆驼祥子》还是很好,虽然还是没有读完;巴金小时候读过,《家春秋》几乎全忘了,晚年的东西完全没有办法读……”(陈丹青)

诸如此类的言论,其实是很吻合两人近年思维中某些一以贯之的东西的——韩寒依旧在对中学语文发泄不满,陈丹青则继续他的五四思辨,但也都有一些“出位”:前者否定了茅盾老舍,后者否定了巴金冰心乃至余华苏童,而也正是这些否定言论,招致了外界一些人的愤怒和反驳。文学历来是没有硬性计量指标的领域,本来作为一个读者,喜欢谁、唾弃谁,都是很正常的事。但如以文人(或作家)身分,断然宣布某某“很差”,这就容易引发混乱了。尤其是当出来客串“评判者”的那个文人(或作家),是站在“文学的严肃创作者”序列之外发表品评,这混乱也就尤难平息。

韩寒说老舍文笔差、梁实秋文笔好,不知依据来自何处。老舍小说的文字(无论是《骆驼祥子》、《月牙儿》、《猫城记》还是《我这一辈子》)在现代作家里绝对可排在前二、三位,倒是以翻译和教学为主业的梁实秋,文字清汤寡水,简直能淡出鸟味。如此呈口舌快感玩颠覆,不仅是无知者无畏,已经颇具备了颠倒黑白的功力。韩是感性人儿,没受完系统教育、且不时以此自傲(里面未尝没有另一种自卑),逻缉离奇怪诞。他说“文笔很好的人各方面都是不会差到哪里去”,那么按这个思路,胡兰成想必该是杰出青年了,周作人附逆也断不会“差到哪里去”,这样的脑袋,显然是无法与之谈文学的。

在韩寒面前小心翼翼扮忠厚长者的陈丹青,则既认为《骆驼祥子》好,又自承未读完过,还断言老舍的文字不经读。如此漏洞百出,真不像是做过教授、且炒了大学的。巴金在现代文学史上,是以社会性激情闻名的大家,并非以文字的精致称雄,博学如陈丹青不会不知道这一点,但他却借此断然否定巴金作品的价值,实在是有些乖戾过头。韩寒事后说自己原本也是想批巴金,是“口误”成了老舍,除了再次显露其无知,并没能在智力上挽回什么。回头再说老陈,我凑巧看过一些他近年极力神化的旅美画家兼作家——木心的小说,恕我直言,那种雕琢的精致,不能说没价值,但比之巴金的《寒夜》、《憩园》,实在只能算是一种对人生隔了数层的书斋仿写。

本来文学这个领域,好恶各异,全看性情和机缘,各执一端是常事。但抬高一些名字的同时,却无视历史环境和具体的作品价值,把另一些名字否定得一无是处,这种思维竟能同时现身于一个“50后”和一个“80后”的思维之中,实在让人恐怖。世界本不是一把锥子,但形形色色的人,或因为表演欲,或因为性格与智识缺陷,坚决要将其“勇敢”地看成形形色色的锥子,这才是让人悲叹和怜悯的。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