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江的博客

一个文学工作者的移动硬盘

 
 
 

日志

 
 

两本旧插图集  

2008-09-15 22:44: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本旧插图集

 

                                                                                                    徐 江

 

 

朋友冲茶去了,我站在他家的书架前,随意浏览着。忽然找到两册薄薄的《张守义外国文学插图集》。是1980年代的老书了,忍不住取下来随手翻着。很快,那一幅幅简洁的线条和墨痕勾勒的画面,又把我带进了过往的苦读岁月,拽回到一个个亲切或神秘的异域文学的天地……

今天看翻译小说的读者,有多少人知道张守义?不清楚。即便是与我同龄的中年人里,当初也是只看小说、不记译者的居多,更何况是图书的美编与装帧设计。但其实,大家都看过张先生印在书里的创作,比如他为普希金的《叶甫盖尼·奥涅金》、左拉的《娜娜》、莫泊桑的《温泉》以及陀思妥耶夫斯基、伯尔小说所做的插图。可以说,近三十年、甚至在更长的半个世纪里,每个曾认真阅读过人民文学出版社、外国文学出版社所出世界名著的读者,基本上都看到过张守义画的封面和插图。别忘了,这中间可有着太长的没有电脑和Photoshop的“黑暗时代”,一切全都有赖于作者一稿一稿去画。

我翻翻画册,再翻翻张守义自己写的后记,时而感慨,时而哑然失笑。是啊,如果不是张守义的插图,我们怎么还会记起当年曾有过一个叫顿巴泽的苏联作家呢?我们总看到张守义笔下的各色西式尖顶阁楼、印度美女,又有谁知道,在一段相当漫长的岁月里,这个人从来没有条件出国观摩?在那些封闭的时代,张先生只有通过译制片、国际球赛乃至旧时代租界遗留的建筑,来积累对于各国文化、风俗的点滴认识。为了画骨瘦如柴的难民,他把镜子中自己的裸体当成了模特儿;他还因为在街上跟踪观察外国人,引起过警察的误会……

一个认真的创作者注定是很辛苦的,哪怕他从事的是极易为外人所忽视的创作。每次这种感慨浮现在我的脑海,我总会断章取义,把鲍勃·迪伦的歌词,引申为对人生求索的一个思考:“一个人要跋涉多久,才能真正被称作为‘人’?鸽子要飞越多少海洋,才能来到沙滩栖息……朋友啊,答案飘在风里,飘在风里”。

与张守义同时代的画家,由于时代原因,以今天的眼光挑剔,留下传世作品的人并不多,倒是张在图书插画领域的建树,颇具独特的艺术留存价值。这种经历,有点近似音乐家赵季平。赵最初是学作曲的,毕业后却被分配去研究了地方戏;张守义最初是学绘画的,毕业却到一家文学出版社担任了美编。学作曲的谁不想当贝多芬,学绘画的谁不想成梵高?学非所用,人不能尽其材,这大约是一个人初登社会最沮丧的遭遇。但这两个人却都能随遇而安,将与性情格格不入的环境化为日后创作的资源与舞台。所以说,连接“造化弄人”和“天赋其利”之间轮回的,不过是有心人的勤勉罢了。

朋友倒上了新茶,听我说着自己的感想,他笑了笑,表示同意。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